返回列表 发帖

善见毗婆沙律

善见毗婆沙律十八卷

箫齐外国沙门僧伽跋陀罗译   


善见毗婆沙律卷第一

序品第一



  南无诸佛。

  若人百亿劫  不可思议时
  为一切众生  往至疲倦处
  正为世间故  南无大慈悲
  由法难知故  从生生世间
  稽首头顶礼  甚深微妙法
  破裂坏消尽  无明烦恼网
  若戒定智慧  解脱具足行
  勤修功德者  众僧良福田
  我今一心归  头面稽首礼
  归命三宝竟  至演毗尼义
  令正法久住  利益饶众生
  以此功德愿  消除诸恶患
  若乐持戒者  持戒离众苦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说曰。律本初说。尔时佛在毗兰若。优波离为说之首。时集五百大比丘众。何以故。如来初成道。于鹿野苑转四谛法轮最后说法度须跋陀罗。所应作者已讫。于俱尸那末罗王林娑罗双树间。二月十五日平旦时入无余涅槃。七日后迦葉从叶波国来。与五百比丘僧。往俱尸那国。问讯世尊。路逢一道士。迦葉问曰。见我师不。道士答言。汝师瞿昙沙门。命过已经七日。瞿昙涅槃诸人天供养。我从彼得此天曼陀罗华。迦葉与大比丘闻佛已涅槃。宛转涕哭闷绝躄地。时有比丘。名须跋陀罗摩诃罗。言止止。何足啼哭。大沙门在时。是净是不净。是应作是不应作。今适我等意。欲作而作。不作而止。时迦葉默然而忆此语。便自思惟。恶法未兴宜集法藏。若正法住世利益众生。迦葉复念。佛在世时语阿难。我涅槃后所说法戒即汝大师。是故我今当演此法。迦葉惟念。如来在世时以袈裟纳衣施我。又念。往昔佛语比丘。我入第一禅定。迦葉亦入定。如来如是赞叹我。圣利满足与佛无异。此是如来威德加我。譬如大王脱身上铠。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施与其子使护其种姓。如来当知。我灭度后迦葉当护正法。是故如来施衣与我。迦葉即集比丘僧。语诸比丘。我于一时。闻须跋陀罗摩诃罗言。大沙门在时。是净是不净。是应作是不应作。今适我等意。欲作而作不作而止。诸长老。我等辈宜出法藏及毗尼藏。诸比丘白大德迦葉。大德。当选择诸比丘。大德迦葉。佛法九关一切悉通。一切学人须陀洹斯陀含爱尽比丘。非一百亦非一千。通知三藏者得至四辩。有大神力得三达智。佛所赞叹。又爱尽比丘五百少一。是大德摩诃迦葉。所以选择五百而少一者。为长老阿难故。若无阿难。无人出法。阿难所以不得入者。正在学地。大德迦葉。为欲断诸诽谤故。不取阿难。诸比丘言。阿难虽在学地。而亲从佛前受修多罗祇夜。于法有恩。复是耆老。释迦种族如来亲叔之子。又无偏党三毒。大德迦葉。应取阿难足五百数。此是众圣意也。诸大德比丘作是思惟。在何处集法藏。唯王舍城众事具足。我等宜往王舍城中。安居三月出毗尼藏。莫令余比丘在此安居。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所以者何。恐余比丘不顺从故。是以遣出。于是大德迦葉白二羯磨。于僧耆品中广明。于是从如来涅槃。后七日大会。复七日中供养舍利。过半月已。余夏一月半在。迦葉已知安居已近。迦葉语诸长老。我等去时已至。往王舍城。大德迦葉。将二百五十比丘逐一路去。大德阿[少/兔]楼驮。将二百五十比丘。复逐一路去。贤者阿难。取如来袈裟。比丘僧围绕。往舍卫国至如来故住处。舍卫城人见阿难已。懊恼悲泣问阿难言。如来今在何所而独来耶。诸人号哭。犹如如来初涅槃时。贤者阿难。以无常法教化诸人。既教化已入祇树园。即开佛房取佛床座出外拂拭入房扫洒。扫洒已取房中故供养花出外弃之。还取床座复安如本。贤者阿难种种供养。如佛在时无异。于是阿难。从佛涅槃后。坐倚既久四大沉重。欲自疗治。一日已至三日中服乳。取利而于寺坐。时有修婆那婆罗门来请阿难。阿难答曰。今日服药不得应命。明日当赴。至日将一长老比丘。到修婆那家。修婆那即问修多罗义。是故阿鋡第十品中。名修婆那修多罗经。于是阿难。于祇树园中种种修护已。欲入安居向王舍城。大德迦葉。与阿[少/兔]楼驮一切比丘众。至王舍城。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尔时见十八大寺一时颓毁。如来灭后诸比丘。衣[笐-几+儿]诸物纵横弃散而去。是故狼藉。五百大德比丘顺佛教故。修护房舍。若不修护。外道当作此言。瞿昙沙门在世时修治房舍。既涅槃后弃舍而去。为息此讥嫌故。宜应料理。迦葉言。佛在世时赞叹安居先事。修护房舍作计校已。往至阿阇世王所。告求所须。王见比丘头面礼足即问。大德何所须求。迦葉答曰。十八大寺颓毁败坏。今欲修护。王自知之。王答善哉。即给作人。夏初一月日迦葉等修治修治寺中已。复往王所而白王曰。所修护寺今悉毕竟。我等今者便演出法藏及毗尼藏。王答大善。所愿成就。王复言曰。我今当转王威法轮。诸大德当演无上法轮。王白众僧。我今政听诸大德使令。众僧答曰。先立讲堂王问何处起戴。答曰。可于先底槃那波罗山边禅室门边造。此中闲静。王答甚善。于是阿阇世王威力。犹如第二忉利天毗舍技巧。须臾之顷即立。成办栋梁椽柱障壁阶道。皆悉刻镂种种异妙。于讲堂上。以珍玩妙宝而庄严之。悬众杂花缤纷罗列。地下亦复如是。种种殊妙犹如梵天宫殿无异。[毯-炎+瞿]氀茵褥荐席五百。敷置床上悉北向坐。又高座以众宝庄饰。选高座中最精妙者。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拟以说法高座东向。众僧语阿难曰。明日集众出毗尼藏。汝犹须陀洹道。云何得入。汝勿懈怠。于是阿难自思惟。明日众圣集法。我云何以初学地入中。阿难从初夜观身已。过中夜未有所得。阿难思惟。世尊往昔有如是言。汝已修功德。若入禅定速得罗汉。佛言无虚。当由我心精勤太过。今当畴量取其中适。于是阿难从经行处下至洗脚处。洗脚已入房却坐床上。欲少时消息倚身欲卧。脚已离地头未至枕。于此中间便得罗汉。若有人问于佛法中离行住坐卧而得道者。阿难是也于是大德迦葉至中月二日(六月十七日)中食已竟。料理衣钵集入法堂。贤者阿难欲现证所得令大众知。不随众僧入。众僧入已次第而坐。留阿难坐处。下坐众僧从上和南。次及空处而问。留此处拟谁。答曰拟阿难。又问。阿难今在何处。阿难知众心故现神足。故于此处没。当坐处踊出现身。于是众僧坐竟。大德迦葉语诸长老。为初说法藏毗尼藏耶。诸比丘答曰。大德。毗尼藏者是佛法寿。毗尼藏住佛法亦住。是故我等先出毗尼藏。谁为法师。长老优波离众有问曰。阿难不得为法师耶。答曰。不得为法师。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何以故。佛在世时常所赞叹。我声闻弟子中持律第一优波离也。众曰。今正应问优波离出毗尼藏。于是摩诃迦葉。作白羯磨问优波离。长老僧听。若僧时到僧忍听。我问优波离毗尼法中。白如是。优波离作白羯磨。大德僧听。若僧时到僧忍听。我今答大德迦葉毗尼法。白如是。如是优波离。白羯磨已整身衣服。向大德比丘头面作礼。作礼已上高座而坐。取象牙装扇。迦葉还坐已问优波离。长老。第一波罗夷。何处说因谁起耶。答曰毗舍离结。因迦兰陀子须提那起。问曰犯何罪也。答曰犯不净罪。迦葉问优波离罪、因缘、人身.结戒.随结戒。有罪亦问无罪亦问。如第一波罗夷。如是第二第三第四因缘本起。大迦葉悉问优波离。随问尽答。是故名四波罗夷品。复次问僧伽婆尸沙。复次问二不定。次问三十尼萨耆波夜提。次问九十二波夜提。次问四波罗提提舍尼。次问七十五众学。次问七灭诤法。如是大波罗提木叉作已。次问比丘尼八波罗夷。名波罗夷品。复次问十七僧伽婆尸沙。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次问三十尼萨耆波夜提。次问六十六波夜提。次问八波罗提提舍尼。次问七十五众学。次问七灭诤法。如是已作比丘尼波罗提木叉竟。次问蹇陀(汉言杂事)次问波利婆罗(汉言三摈四羯磨也)如是律藏作已。大德迦葉一切问优波离。优波离答已。是故名五百罗汉集律藏竟。于是长老优波离放扇从高座下。向诸大德比丘作礼。作礼已还复本座。摩诃迦葉言。毗尼集竟问法藏。谁为法师应出法藏。诸比丘言。长老阿难。于是大德迦葉作白羯磨。长老僧听。若僧时到僧忍听。我问长老阿难法藏。白如是。阿难复作白羯磨。大德僧听。若僧时到僧忍听。我今答大德迦葉法藏。白如是。于是阿难从坐起。偏袒右肩礼。大德僧已即登高座。登高座已手捉象牙装扇。大德迦葉问阿难。法藏中梵网经。何处说耶。阿难答曰。王舍城那兰驮二国中间王庵罗絺屋中说。因谁而起。因修悲夜波利婆阇迦婆罗门揵多。因二人起。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大德迦葉问阿难梵网经因缘本起。次问沙门果经何处说耶。阿难答曰。于王舍城耆婆林中说。为谁说耶。为阿阇世王梵弃子等。如是沙门果经因缘本起。以是方便问五部经。何谓为五部。答曰。长阿鋡经。中阿鋡经。僧述多经。殃堀多罗经。屈陀迦经。问曰。何谓屈陀迦经。答曰。除四阿鋡。余者一切佛法。悉名堀陀迦经。四阿鋡中一切杂经。阿难所出唯除律藏。佛语一味分别有二用。初中后说其味有三。三藏亦复如是。戒定慧藏。若是部党五部经也。若一二分别有九部经。如是聚集有八万法藏。问曰。何以名为一味。世尊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涅槃时。于一中间四十五年。为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是为一味。若一解脱性复为一味。何谓为二。法藏毗尼藏。何以初中后说。佛初中后说。是谓为三。而说偈言。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流转非一生  走去无厌足
  正觅屋住处  更生生辛苦
  今已见汝屋  不复更作屋
  一切脊肋骨  碎折不复生
  心已离烦恼  爱尽至涅槃

  复有法师。解优陀那偈。此是如来初说。月生三日中得一切智慧。踊跃观看因缘。说是偈言。

  时法生成就  蹇陀迦中说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