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中夜交通。向明身体一切生疮。如芥子疮。渐转大如蜱豆。转如大豆。转如阿摩勒。转如鞞醯勒如小百子瓠。身体脓溃黑血流出。时此淫妇即敕婢。使将投坑中。其婢白言。不可。当告其父。时婢即往语其父。贤子有患可往看视。其父即来四人共舁还家。呼诸良医语言。此童子有是患苦当云何疗治。诸医答言。当须九两牛头栴檀。其父问欲何为。医答。三两用涂身。三两用服。三两用熏衣。其父便作是念。所有钱财尽输淫妇舍。牛头栴檀其价甚贵。恐不能办。语诸亲里众为我办少许。即得九两。牛头栴檀在病人前。于石上磨。病者问。欲作何等。其父答曰。用涂疮。其子白父。我所犯罪重。卧我着栴檀林中。犹不能令我病愈。父母问。是何重罪。其子具如事白。愿以此九两栴檀施我。即持栴檀与。愿父母舁我至迦葉佛偷婆。即四人舁往执三两牛头栴檀。便作是语。近所取迦葉佛华者。持此香偿价。其余六两持上迦葉佛。便发愿言。缘是功德莫堕泥犁薜荔畜生。唯生天上人中。最后得辟支佛而般泥洹。即时身体疮愈。去时舆往还自步行。后命终生三十三天上。当生之日诸天无不闻其栴檀香。天上寿终生此人间。一一毛孔尽作栴檀香。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出家学道得辟支佛。于无余泥洹而般泥洹。般泥洹已来至今日五百岁。骸骨不朽。故有此非世之香。使此只桓尽闻其香。说是语时。数千万人发辟支佛意。大王。尔时长者子者今辟支佛骸骨是世尊与王说法。说法已默然而住。尔时王波斯匿从坐起。头面作礼而去。乘羽宝车还舍卫城。时六群比丘王乘车并与说法。十二法比丘见往白世尊。世尊告曰。不得与乘车人说法。与乘车人说法者。不应戒行。彼六群比丘王在前自在后与说法。世尊告曰。人在前自在后不应为说法。说法者。不应戒行。彼六群比丘。王在道中己在道外为说法。世尊告曰。人在道中己在道外不应为说法。说法者。不应戒行。彼六群比丘王坐己立为说法。世尊告曰。人坐比丘立不应为说法。说法者。不应戒行。彼六群比丘己在卑坐。王在高坐为说法。世尊告曰己在卑坐人在高坐不应为说法。说法者。不应戒行。除其病。彼六群比丘王覆头与说法。世尊告曰。人覆头不应为说法。说法者。不应戒行。彼六群比丘王缠头与说法。世尊告曰。人缠头不应为说法。说法者。不应戒行。彼六群比丘人左右抄三衣与说法。世尊告曰。人左右抄三衣不应为说法。说法者。不应戒行。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彼六群比丘人偏曳三衣角与说法。世尊告曰人偏曳三衣角不应为说法。说法者。不应戒行。彼六群比丘人偏垂三衣上角现胸为说法。世尊告曰。人偏垂三衣上角不得为说法。说法者。不应戒行。除病。彼六群比丘人反抄三衣着肩上与说法。世尊告曰。人反抄三衣着肩上不应为说法。说法者。违戒。除病。彼六群比丘人三衣里掉两臂与说法。世尊告曰。人三衣里掉两臂不应为说法。说法者。不应戒行。彼六群比丘坐人卧与说法。世尊告曰。人卧比丘坐不应为说法。说法者。不应戒行。彼六群比丘人着革屣与说法。世尊告曰。人着革屣不应为说法。说法者不应戒行。彼六群比丘人着木屐为说法。世尊告曰。人着木屐不应为说法。说法者。不应戒行。彼六群比丘人持盖覆身与说法。世尊告曰。人持盖覆身不应为说法。说法者。不应戒行。彼六群比丘人拄杖与说法。世尊告曰。人拄杖不应为说法。说法者。不应戒行。彼六群比丘人持刀与法说。世尊告曰。人持刀一切不得为说法。说法者。不应戒行。彼六群比丘人持句子载与说法。世尊告曰。人持句子载一切不得为说法。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说法者。不应戒行。彼六群比丘人持钺与说法。世尊告曰。人持钺不应为说法。说法者。不应戒行(钺与禅带皆曰阿喻呵音相似)彼六群比丘于净园菜地大小便涕唾。世尊告曰。不得于净菜草上大小便涕唾。大小便涕唾者。不应戒行。彼六群比丘长者所食水。于中大小便涕唾。世尊告曰。不得于净水中大小便涕唾大小便涕唾者。不应戒行。彼六群比丘立小便。诸长者见自相谓言。此沙门释子立小便与尼犍子何异。往白世尊。世尊告曰。不得立小便。立小便者。不应戒行。唯除其病。

  佛世尊游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有一长者请佛及比丘僧。彼六群比丘十七群比丘。次直留守。自相便安。十七群比丘住守。六群比丘为往请分。时六群比丘即往中道自相谓言。我等若得饭食。徐徐在比丘僧后。须日过中当持食往。比丘僧食竟。与请食分。在比丘后。徐徐往在只桓门外。或在城下。或在树下。彷徉不入。时十七群比丘年少不耐饥。出门外望不见。便登大树望。便见皆在树下城下坐。诸长者见上树。来白世尊。世尊告曰。不得上树过一人。上树过一人者。不应戒行。除其恐怖虎狼盗贼。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佛世尊游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有比丘名斯瞿。好喜斗诤不避尊卑。触人骂詈。诸比丘十二法比丘往白世尊。世尊告曰。恕此比丘。如恕痴人有七悔过法。前为过即教悔之(一也)端汝心意勿令有失(二也)若愚人为过教令为默(三也)不知法者教令知法(四也)有所犯过。于比丘僧中如草布地悔过重悔过(五也羊皮四布)夫诲责比丘有五法。先自无瑕。然后责彼。己既不净。不能自净。先自净然后净人。诲责比丘。于此初法端一心意。然后诲责人(一也)彼诲责比丘口所说不净。己口不净。不能自净。先自净己然后净人。诲责比丘。于此二法端一心意然后诲责人(二也)彼诲责比丘。己心不净不能自净。先净己心然后净人。诲责比丘。于此三法端一心意然后诲责彼(三也)诲责比丘行来无度。不能自禁。先自净己而后诲人。诲责比丘。于此四法端一心意然后诲彼(四也)诲责比丘。不多闻不聪明。宿无学业。先自勤学。然后教人。诲责比丘。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于此五法端一心意然后诲彼(五也)复当学五法恭敬。世尊法比丘僧戒净行。此为五法。有所犯过。上座比丘当向下座忏悔。下座比丘当向上座忏悔。当相恕过。不得经宿不悔过。若经宿不悔过者。于鼻贰法不得鼻贰法。诸比丘意已无善有所犯过。上座比丘下座比丘当共忏悔。于鼻贰法得鼻贰法。诸比丘则得安身行道。世尊告诸比丘曰。有过不悔。不应戒行。(于戒七法少长老年少二事其人以后二五事为七后五中上下相向悔足了之也)三衣中(前四同戒后六对多一抄右肩上)入内(律张目呵叱高声唤呼戒自大仰视默然)摇手至食(律多摇手双脚二对戒多住顿)受食(律惟平合为一大张口捻钵大指入饭不嚼吞大揣掌推戒抖擞指探获饭于咽博[口*集]也)说法(己卑坐人高座)泥洹僧中律戒不同一(律云细摄其上戒云细摄头麦饭揣反卷也)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