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思净平时擅长画佛像,每当绘画时,先在净室中念佛,专注观想很久才下笔。有一天,他画了丈六佛像,忽然见到佛光,很久才息灭。众人见到佛光时,都瞻仰礼拜。因此人们称他为“喻弥陀”。



或问,净何不参禅。答曰,平生只解念弥陀,不解参禅可奈何。但得五湖风月在,太平不用起干戈。绍兴七年冬,端坐想佛。经七日,忽起燃香供佛。归座,跏趺而化。顶上经七日犹暖,异香不散。(佛祖统纪,西湖高僧事略。)



有人问:“你何不参禅?”他回答:“平生只解念弥陀,不解参禅可奈何,但得五湖风月在,太平不用起干戈。”绍兴七年冬天,端坐想佛,经过七天。忽然燃香供佛,归座后结跏趺坐迁化。顶门七天温暖,屋内异香不散。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宋如湛,姓焦,永嘉人,母梦见宝塔,而湛生。幼试法华,得度。依车溪卿法师。后参慧觉玉法师于横山,昼夜体究,尽通教观。初主车溪寿圣寺。讲余,课法华经一部,佛号二万声。



宋朝如湛,永嘉人。母亲梦见一座宝塔而生了他。幼年考试《法华经》,得度为僧。依止车溪卿法师。后来在横山参慧觉法师,昼夜体究,对天台教观无不通达。最初主持车溪寿圣寺。讲法之余,要念一部《法华经》、两万声佛号。



有求为知事者,不见用,其人怀憾,挟刃入室,见达官满座,惶恐而退。次夜复入,则昏暗无路。又一夕复入,则见湛分身十余,皆同一状,遂骇走。其后,私以告人,人亦以是神之。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当时有人求他想做知事,没被采用。这人就怀恨在心,拿着刀进屋,只见里面达官满座,吓得他惊慌而逃。第二天夜里又来了,只见夜晚昏暗找不到路。再过一天的晚上,又来了,这次见如湛分了十多个身,都是同一形象,他害怕得赶紧逃走。然后私下把这件事告诉别人。所以人们都视如湛为神人。



湛少睡,夏月,坐草莽中,口诵法华,袒身施蚊。门人谓湛年高,宜少息。湛曰,翾飞之类,安得妙乘。所冀啖我血,闻我经,以结净缘耳。后人表其处为喂蚊台。晚岁谢事,闲居小庵,日熏净业。绍兴十年九月,念佛如常,端坐而化。阇维,得五色舍利。著有净业记,释观经疏等书。(佛祖统纪)



如湛很少睡觉。夏天就坐在草莽中,口诵《法华经》,袒露身体布施给蚊虫。门人说:“您老年纪大了,应当稍微休息。”如湛说:“像这些飞虫哪里能听到殊胜的妙乘?我所望的是它吃我的血时,能听我诵《法华经》,结下净缘。”后人表彰此处为“喂蚊台”。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晚年,他谢绝世事,闲居小庵中,每天熏修净业。绍兴十年九月,照常念佛,端坐往生。荼毗得到五色舍利。



宋宗利,姓高,会稽人。七岁,受业于天华。既具戒,往苏州,依神悟,即入普贤忏室,要期三载。忽梦亡母谢曰,蒙汝忏功,已生善处。又见普贤,从空而过。忏毕,复往灵芝,谒大智律师,增受戒法。



宋朝宗利,会稽人,7岁在天台出家。受戒后就去苏州依止神悟法师。当时进入普贤忏室,立誓以三年为期修持忏法。修忏期间,忽然梦到去世的母亲报谢说:“蒙你忏悔的功德,我已经生到了善处。”又见到普贤菩萨从空中过去。忏期完毕,就去灵芝拜谒大智律师,增受戒法。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尝于定中,神游净土,见宝池莲华宝林境界。寻诣新城碧沼寺,专修念佛三昧。阅十年,复游天台、雁荡、天封,皆建净土道场。晚归天华,建无量寿佛阁。建炎末,入道味山,题所居,曰一相庵。



曾经在定中神游净土,见到宝池、莲花、宝林等殊胜境界。不久到了新城碧沼寺,专修念佛三昧,经历有十年。又游历天台、雁荡、天封,所到之处都建立净土道场。晚年归于天华,建无量寿佛阁。建炎末年,住在道味山,在居室上题名“一相庵”(念佛法门叫“一行三昧”,也叫“一相三昧”,就是专修阿弥陀佛这一行)。



绍兴十四年正月,谓弟子曰,吾见白莲华遍满空中。越三日,复曰,佛来矣。即书偈曰,吾年九十头雪白,世上应无百年客。一相道人归去来,金台坐断乾坤窄。端坐而逝。是日,近山人见异僧满山,不知所自云。(佛祖统纪)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绍兴十四年正月,对弟子说:“我见到白莲花遍满虚空。”过了三天又说:“佛来了!”之后提笔写偈:“吾年九十头雪白,世上应无百年客,一相道人归去来,金台坐断乾坤窄。”这样就端坐往生了。

这一天,山附近的人都见到满山奇异的僧人,不知是从哪里来的。



宋道琛,姓彭,温州乐清人。年十八,受具戒,初学律仪。已而从渊师于法明寺,微言妙旨,一闻便领。寻主广济寺,迁广慈。建炎三年,敕主资福院,赐号圆辩。专修念佛三昧。



宋朝道琛,温州乐清人。18岁受具足戒。最初学习律仪,在法明寺依止渊师。当时师父给他讲的微言妙旨,一听就能领会。不久又主持广济寺,迁居到广慈寺。建炎三年,皇帝诏令主持资福寺,赐号为“圆辩”,专修念佛三昧。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一日,禅定中,见一老僧坐禅榻上,顾谓琛曰,吾四明法智也。琛惊喜作礼,问曰,道琛于一家法相,未能通达,乞垂指教。老僧首肯之。觉而心地豁然,慧辩日进。自是言教观者,皆禀焉。绍兴十二年,主南湖,行法华三昧,感普贤放光。建净土系念会,于月二十三日,集道俗念佛,至万人。



有一天,他定中见到一位老僧坐在禅床上,看着道琛说:“我是四明法智(宋朝中兴天台宗的大祖师——四明寺的法智大师)。”他惊喜礼拜,说:“道琛对一家法相未能通达,乞求大师赐予指教。”老僧点头答应。醒来后,心地豁然,智慧辩才与日增进。从此谈论教观的人都禀承道琛的言教。

绍兴十二年,主持南湖,行法华三昧,感得普贤大士放光。建净土系念会。当月二十三号,集合道俗念佛,达到上万人。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二十三年十二月十六日,集众讽观经,昼夜不绝。众闻异香盈室。琛曰,佛来接我。即沐浴更衣,书偈曰,唯心净土,本无迷悟。一念不生,即入初住。令讽安乐行品,未终,嗒然而逝。留龛弥月,貌如生。(佛祖统纪,乐邦文类。)



二十三年十二月十六号,集众讽诵《观经》,昼夜不断。大众都闻到异香满室。道琛说:“佛来接我了!”然后沐浴更衣,写偈说:“唯心净土,本无迷悟,一念不生,即入初住。”令大众讽诵《法华经·安乐行品》,还没诵完,就悄然往生。当时法体在龛中保留了一个月,面貌如生。



宋子元,平江昆山人,茅氏子。母柴氏,夜梦一佛入门,次旦生元,因名佛来。投延祥寺,出家,习止观,定中闻鸦声,大悟。自后栖心安养,自号万事休。逆顺境中,未尝动念。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