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有比丘到居士舍。居士言。能至某甲女人所唤来不。答言能。即往到彼。女人眠未觉。如前说。乃至佛言。犯偷罗遮。

  有比丘到居士舍。居士语比丘言。能唤某甲女人来不。答言能。即往唤女人。女人庄严时。夫主还彼事不成。乃至佛言。犯偷罗遮。

  有二居士为知识。各作是言。汝若取妇时生男。我生女与汝儿作妇。我生男汝生女者与我儿作妇。后一居士生男。第二者生女。生男者居士无常。彼居士不复与女。居士子闻已。语比丘言。能为我到某甲居士所索女不。语彼女言。我等未生时。已以汝与我。我父亡后财物丧失。汝当莫舍我。比丘答言能。即往语彼女人。如上广说。彼女闻已。即舍父母走。至彼男子所。寻生疑悔。乃至佛言。犯偷罗遮。

  有居士语女人言。与我时节。女人答言。我无闲时。居士言。我何时当知汝闲。女人答言。有比丘数来至我所。我当使往到汝所。以拳打汝背。当知有闲。后比丘到女人舍。女人语比丘言。汝能往到某甲居士所。以拳打背上不。答言能。即往以拳打居士背。居士言。善哉大德。我事已办。比丘言。何事。居士言。共期。乃至佛言。犯突吉罗。

  有比丘到居士家。女人语比丘。能往唤某甲居士来不。答言能。若为众僧作食者。我当去。女人即送食。与众僧比丘。供养僧已。即往唤彼男子。男子逐比丘来。即共作淫。乃至佛言。犯偷罗遮。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复有居士新迎妇端正色好。有一男子欲得彼妇。即数数遣信至彼妇人所。妇人不肯。此妇夫命终。此妇于先欲得男子。所有小过。即收系缚。母语女言。以何方便离此难处。女答母言。有一方便。此居士先数数遣信来至我所。我不从彼。母言。汝当从此此是恶人。令彼得安乐。女言。今当遣谁往。时有比丘。到彼中。即语比丘言。汝能往到某居士所。语居士言。某甲居士妇唤汝。当作如是如是事。比丘言能。即往语居士。居士来共作淫。寻生疑悔。乃至佛言。犯偷罗遮。

  有居士母。为众僧作精舍。四事供给。居士母命终。后无人料理。废四事供养。诸比丘到居士舍。语居士言。作如是精舍。居士母在时四事供给。居士答言。此母是福德人。复语比丘言。汝能往某甲居士妇所言。与我送食。比丘答言能。即往到彼语言。汝能为某甲居士送食不。答言。不能。我家多事。比丘复言。汝当往为我等精舍故。妇言。为精舍故当往。往便即共作淫。比丘寻生疑悔。乃至佛言。不犯。居士即复以四事供给众僧。料理精舍。

  有比丘到居士家。居士语比丘言。能往语彼某甲女人来不。答言能。即往语女人。女人病居士亦得病。二人俱病。事不得成。乃至佛言。犯偷罗遮。

  有比丘到居士舍。女人语比丘。能往唤某甲居士来不。答言能。即往语居士。居士病女人亦病。乃至佛言。犯偷罗遮。

  有比丘晨朝着衣持钵到居士舍。居士语比丘言。能到某甲居士所言。与我女姊妹等不。比丘答言能。即往语彼。此居士儿命终。若女命终。若狂若痴。若先与他处。犯突吉罗。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