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六根都有执著,感受时思维才能发挥作用,离开对立面,处在静止状态;根不作用,功能还在。身体是有为的,意识也是有为的;器世间也处在有为状态。在有为的世界里,用有为的身体,修行有为法,去证无为智慧,是行菩萨道。有缘不须结,有结即有为。与人结缘是有为法,修证要结法缘,不结俗缘;执著有为就不是行菩萨道。善缘世间法,同修是法缘;行做善事,到寺庙上香舍钱,都是有为。佛法经千劫,度人人自度;出世无所求,心空性自明。无为是行菩萨道的人,舍掉有修、有证,只管耕耘,不问收获;行做功德事,无有功德想,这才是世间行菩萨道的人破有为的方法。天天给佛叩头,是有为,是克服人的骄慢心。静坐念佛入定,得空中三昧时才有无为的智慧产生。修行人在境界上,自然有一种无为的智慧显现,无为的智慧才是出世间的解脱,出世间的菩提。行菩萨道的人要知道只有修有为法,证得无为的境界,才能出离三界;否则,离开欲界奔色界,离开色界奔无色界。人本身就是法界之物,身体里的六根有需要,顺着走就是魔境,逆生死流又无顺逆才有出离三界的可能。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佛接着说,阿难你岂不知,今此法会中阿那律陀,失目而用头能见三千大千世界。跋难陀龙王,不用耳闻而用角触能听闻一切音声。殑伽主河神女,没有鼻能嗅诸香。憍梵钵提,舌根不正常而能知味觉。主虚空舜若多神,无身而能觉触。还有摩诃迦叶,行住坐卧常于定中,早已灭失意根作用而意根圆通,不由意念而能了知诸法。阿难你现在如证悟圆通,去除六根的功用以后,心中自性就可发出如玉莹光。六浮根与六妄尘及器世间一切变化的尘相,都如热汤销冰一样,瞬间化为空寂;自性应心念立即化成无上慧知慧觉。再如世人,对物像都集中于眼见;若有人见一人时,突然合眼,黑暗出现于眼前;但此人用手去摸这人的外表,虽不用眼见,也能分辨清楚头足与肢身,与用眼见的觉知相同。这是缘于光明而有眼见,形成黑暗就不能眼见;但心中仍有影像显现。而心性智慧的功用,不须光明相,自然发挥无相光明的作用;就是在黑暗相现前的状态下,也永远不能出现昏暗,心见不受光明相与黑暗相所影响。六根功用与六尘相既已销除,还有什么性觉智慧不能形成圆融妙有的功用呢!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修行人如久习于禅,诸根功用不外溢,心静下来时,于定中发现自体内里发光,初始阶段似烛火发光,后来一片光明;于行住坐卧中,闭眼也不见黑暗相,内里仍一片光明。这时,恢复心性智慧,观自身根尘与诸世间颠倒的变化相,才如热汤浇雪一样,把颠倒尘相、颠倒知见自正于中道。心性真实存在,但须积聚无量功德,才能明心见性。否则,只见他人过失,被颠倒尘相所转,而不能见闻山水无非广长舌,都在说佛妙法音声;也不能见闻自身心法体光明,更不能觉知禅悦为食的真谛。
  阿难向佛请法说,若如佛所说,欲求不生不灭的常住佛果,因地所发菩提心,一定要与所证圣果品位的名称项目相对应吗?与菩提心相对应的果位中,有七种称谓;一是菩提,即觉悟佛道;二是涅槃,即不生不灭;三是真如,即清净无妄;四是佛性,即真心自性;五是庵摩罗识,即白净心识;六是空如来藏,即本妙真心;七是大圆镜智,即自性智慧。虽称谓有别,但清净圆满、坚固凝聚的佛性识体,却如同金刚王一样,常住不坏。而人体中的真心自性,尚未证悟七种称谓的功德,随六根所幻化的见闻功用,如离开光明与黑暗、声动与音静、通畅与阻塞等自身尘相,毕竟没有所依皈之体;犹如意识心,离开大脑就一无所有。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怎么能将这样毕竟断无灭失的幻化心,以为是因地所发菩提心呢?并以此欲求获得佛果的七种常住功德呢?如真心自性离开光明与黑暗,心能见毕竟空相;若没有自体尘相,心念自然灭失;我前思后想,反复推理求索,还是没有我的真心自性及固定依皈处。那还在哪里因地所发菩提心,欲求无上正等正觉呢?如是这样,佛先前所说清净圆融常住的真心自性,是否违背或超越诚实语,最终成为戏论呢?佛还怎么是真实语者呢?敬请佛以大慈心,开示我等愚昧吝法的声闻人。
  佛说,阿难你虽搏学多闻,但还没有证得诸根漏尽,心中徒劳妄知因地所发菩提心;一旦颠倒真相出现于你面前时,实在不能识别。佛若将真心自性的真实相说出来,唯恐你的诚肯求道心,尚不能立即接受信伏。佛现在尝试用尘俗诸事作比喻,帮助你销除心中疑惑。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空的境界,对身心而言,是离于尘相。真心自性生起功用时,才知自性本空。这就是六祖大师讲的“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境界,自性本来清净。我有一宝密似行山,晶莹透澈,就是明心见性。六祖大师为正法时代,最后一位现世有证悟的法师。在像法与末法时代,一些乘愿再来的菩萨与发菩提心的大阿罗汉,仍然有证悟境界。现在也有一果、二果、三果、四果罗汉住世修行。用声闻有为法可证得阿罗汉,但证不得无为佛果。因为,声闻乘修的是生灭法,有为法;不是苦乐法,无为法。一些在家人,初始信佛,信心百倍,信了二、三年就不再信了,对自身没见什么利益;既不食肉、不饮酒、又不贪财色等,人生不白活了吗?还是在世一天享乐一天吧!后世的心也好,识也罢,它是它,我是我;它解脱了,肉体不就受苦了吗!有漏就有欲求,有欲求就是颠倒。这种身心颠倒,至地府转轮处,还争着抢着喝迷魂汤呢!真心自性不渴不饿,对世间的一切尘相无欲求,才能圆成道业。非想非非想天人还有识想;出世间的境界,连想的名称都没有;自具无想净念。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这时,佛让长子罗睺罗敲钟。钟鸣一声后,佛问阿难说,你有听闻吗?佛传长子的是密法,密法不在文字言说上,文字上找不到密法,文字上的密法是显密。真密无一句话可说,无一文字可立;口传心授,以心印心。如无大因缘者,难值难遇。于《佛说大乘金刚经论》中,有详细解说。阿难回答说,我与法会大众都有听闻。钟静无声后,佛又问阿难说,你现在还有听闻吗?阿难又回答说,我与法会大众都没有听闻。这时,罗睺罗又敲钟,钟鸣一声后,佛又问阿难说,你现在又有听闻吗?阿难又回答说,我与法会大众都有听闻。佛说,钟鸣时,阿难你是怎么听闻的呢?钟不鸣时,你怎么又不能听闻了呢?阿难又回答说,敲钟声鸣我与大众都听闻到了;过一段时间,钟鸣声销失时,就为不能听闻。佛又让长子罗睺罗敲钟。钟鸣后,佛问阿难说,你听闻有钟鸣声了吗?阿难又回答说,我与法会大众都听闻有钟鸣声。钟鸣声销失片刻,佛又问阿难说,你现在听闻还有钟鸣声吗?阿难又回答说,我与法会大众都听闻没有钟鸣声。又过一段时间,罗睺罗又敲钟。钟鸣后,佛又问阿难说,你又听有钟鸣声了吗?阿难又回答说,我与法会大众都听闻有钟鸣声。佛说,阿难你说什么为有音声呢?什么为无音声呢?阿难又回答说,敲钟的声鸣,我与大众都听闻有音声;过一段时间,钟鸣声销失时,就为没有音声。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佛说,阿难你与大众现在为什么违反常理胡乱说话呢?大众与阿难同时向佛请法说,我们怎么违反常理胡乱说话呢?佛说,佛问你们有无听闻,你们就回答有无听闻。佛又问你们有无音声,你们就回答有无音声。一会听闻,一会音声,怎么回答没有一定呢?为什么不是违反常理胡乱说话呢?阿难你于钟鸣销失无音声后,你说没有听闻;如真实没有听闻,耳根听闻功用已灭失,应同于枯木,再敲钟有鸣声,是怎么听闻的呢?能闻知有与没有音声,自然属于声尘;有音声或没有音声,岂能是你的耳根听闻功用;难道有没有音声是为你而有与没有吗!如真实能听闻没有音声,怎么能说没有听闻呢!能知没有听闻的功用又在哪里呢!以此缘故,音声在听闻过程中自然有生有灭;不是为你听闻音声而有的生与灭。现在,你的耳根听闻功用,是有还是没有呢?你还在颠倒的认为,有音声才为听闻,没有音声就认为没有听闻;难怪你愚昧迷惑的以常住真心自性为断灭呢!你始终也不应说,真心自性如离开动与静、闭塞与开通,就没有听闻功用。犹如熟睡的人,于熟睡的床枕上,听闻功用依然存在;其家人的槌洗衣声或舂米声,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熟睡的人另外认为是其它音声,或为击鼓、撞钟;又于梦中责怪自己将撞钟误为木石的音声。熟睡的人突然醒后,即知槌洗衣声或舂米声;将梦中疑惑此音声为击鼓音声告知家人。这人于梦中,岂能记忆什么动与静、闭塞与开通吗!其身虽熟睡,其耳根听闻功用不能昏睡。就是有一天你的身体销失,生命结束时,其真心自性听闻功用怎么能随之销失灭掉呢?只是一切众生,从无始劫来,周而复始的随色声香味触法而起心动念,追逐妄想而流转生死;仍不能觉悟其真心自性清净、妙有、真常。因不能逆其生死流,身心追逐尘相的生灭;而于生生中又杂染流转生死的新业。如你能弃舍生灭的业习,清净持戒修行而保持真常心;久常静坐禅行,真心自性的智慧光明现前时,根与尘相对应的识入心,就随之销失而脱离生死流转。这时,心中有想有相就为尘劳烦恼,心中有分别、有情感就为染垢。如心中想与情都能远离,而你的择法眼即时清净光明,还怎么能不成就无上佛道呢!
  真心自性虽无眼、无耳、无鼻等六根,但具足六根功能,又超越六根功能。想听的听不到,不想听的还能听到,是耳根颠倒不能做主;真心自性是闻而不闻,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不闻而闻。如人死后,虽然耳朵还在身上,但功能销失。人的心识离体后,主持各根功能的魄散后就是这样。科学家断定人的死亡,是测脑电波,脑电波销失了才算真正死亡。脑电波在,等于思维功能在。虽不能说话,但内心有感知。众生生生世世杂染,六道轮回,是颠倒的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这六根起的恶念、贪念、邪念等,随着业力入于因果律中。心识离开肉体时,回观自己的肉体太可怜了,一点意义都没有,肮脏、臭秽。思维想象中的种种尘相,化为业力习气。文字上的佛经法义等名相,都装进人的心识里,种植善根;而不能解决生死大事。修行人是自古华山一条路,持戒修行,明心见性。开悟的人易修行,在于知身是假合和不真常,而真心自性才是真常。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