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經所說的心是什麼 ?

发布: 2017-8-17 01:14 | 作者: GWZW | 来源: 佛教第一门户佛子家园网

[i=s] 本帖最后由 GWZW 于 2017-8-17 01:16 编辑

心經所說的心是什麼 ?


.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香、声、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捶,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磐。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心经》顾名思义是在说“心”,包括讲真心、妄心、众生心、菩萨心和佛心。


一切世间的有情众生同具真心与妄心,并非只有一种心,而真心与妄心又在时时同步运作。无始以来众生因为无明烦恼不解法界实相和万法根源,迷惑于世间幻象,以见闻觉之心和处处思量做主之心为我,认为此等妄心就是自己与生俱来之真心,学人且由于种种误导以离念灵知心或一念不生之意识心为真实心,即无法证得不生不灭真心如来。圆觉经云:“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种种颠倒,犹如迷人四方易处,妄认四大为自身相,六尘缘影为自心相……” 又云即知此身毕竟无体和合为相,实同幻化。四缘假合,妄有六根,六根四大,中外合成,妄有缘气,于中积聚,似有缘相,假名为心。” 佛陀为一件大事因缘慈悲化现于娑婆,告知人们在一切有情众生的身中不仅有乖巧伶俐能够思维的妄心,更有一个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永离诸恶、清净涅盘的真心,自性弥陀与佛无异。佛在《如来藏经》中一语告知:“我见众生烦恼流转,生死无量,如来妙藏在其身内俨然清净如我无异。”《占察善恶业报经》佛云:“如来法身自性不空,有真实体,具足无量清净功业,从无始世来自然圆满,非修非作,乃至一切众生身中亦皆具足,不变不异,无增无减。”《楞严经》上说“一切众生从无始以来生死相续,皆由于不知这个常住真心。”我们有情生命之所以得以延续,乃是赖于有真心如来藏的执持,祂本“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无量无数劫生生世世默默伴随着我们,依其大种性自性等因缘化现众生七转识心永无疲惫,而我们的见闻觉知意识心在死后再去投胎时即会永远消失,不能到未来世,所以来世定为另一个全新的意识心,张三变成了李四,此世为人来世变成猫狗猪羊,自家难认自家人,此就是生死轮回的定律。想想看,曾有多少个“我”来到世上数十年后又匆匆离去,此世界祂世界中尸骨堆积犹如须弥山,到底哪一个是真正的“我”呢?那个在不停的出生又不停消失的意识心能说是真实的我吗?如世尊在《金刚经》中所说:“如来说诸心,皆为非心,是名为心。”“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由此可知,原以为“我”的心,竟然是虚幻无常而不可得的妄心。


《心经》籍以叙说如来藏真心境界,讲了真心与妄心和合运作非一非异相互依存之关系。如《入楞伽经》佛说︰“大慧,阿梨耶识者,名如来藏。而与无明七识共俱,如大海波常不断绝身俱生故。离无常过离于我过自性清净,余七识者,心意意识等念念不住是生灭法。”如来藏因缘所生之七转识妄心,以及蕴处界诸法,皆是缘起缘灭,因缘和合无常变异,无有真实不坏自性,故名“缘起性空”,又曰“空相”,但如此空相亦不能够离开真实如来藏而言。真实心虽无形无色、法相犹如虚空,但祂无始以来恒常不灭,具足真如性,能出生“三界有”的法种,因法相为空称为“空性”,也叫“空性心”。由于“妄心”与“真心”的合和运作,其法相都不为色法,难以区分出来,因此众生与大乘根性之外余人亦难以信受此实相之法。是故佛在《胜鬘经》说:“有二法难可了知:谓自性清净心,难可了知;彼心为烦恼所染,亦难了知。”一切众生都有自性清净心,这个清净心本然具在原本清净,可是这个自性清净心又是有污染的,含藏了被七识心污染的种子,这也就是《心经》上所说真心与妄心不一不异的关系。


《心经》是佛法之中般若诸经的精华,所有言说语句皆以围绕法界实相心第八识而说,依般若智慧讲佛菩提道的次第修行,依据实相心而说解脱道的涅磐境界和佛菩提道的般若智慧境界。同时也是在说禅宗学人由证悟如来藏心、眼见佛性直至过牢关而证得有余涅磐的种种境界。《心经》所论述的解脱道并非是以二乘菩提由现观十八界和五蕴的虚妄而断我见我执,取证声闻缘觉的解脱果,证得无余涅磐出离三界的轮回。乃是以证得自心如来藏后,现观十八界、五蕴之虚妄不实,依大乘无我之观行,证知一切法界体性实相的智慧,获得分证解脱或满证解脱的功德受用,最终成就究竟佛菩提果。


《心经》以菩萨所证得第八识的总相智之根本无分别智,来说般若别相智——后得无分别智。也就是,当你依真见道的根本无分别智深入观行,且越观越深之时,即谓“行深般若蜜多”,现前观察五蕴的一切法皆由如来藏所生,观到真心与妄心不一不异和合运作,因此如实体会到“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的境界;菩萨不但能像阿罗汉一样现观五蕴的缘起性空,并且能够亲证五蕴出生之根源所在——自心第八识如来藏,转依祂的清净体性,并且修习戒定慧三无漏学,逐渐转变七识心自身,将我见、我执、三界的贪爱断除成为菩萨阿罗汉,与此同时心无挂碍无所畏惧尽未来际常住世间荷担如来家业,续佛慧命自度度人地地增上,这亦是《心经》中所说“远离颠倒梦想”的菩萨心,也是涵盖解脱道的佛菩提道的修行。


而解脱果是三乘佛法的共道,也是菩萨所必须修证的佛法,佛在《菩萨优婆塞戒经》中说:“菩提三种:一者声闻菩提,二者缘觉菩提,三者诸佛菩提。”声闻、缘觉因为解脱智慧出离三界生死轮回,而大乘行者是先证得如来藏真心,依般若智慧修正佛菩提道,获得究竟解脱。解脱道的行者们想要实证无我,断除一念无明,主要的就是断除身见、我见、我执,即从观五蕴皆空断除轮回生死的根本;可是他们却仍然不知道大乘菩萨所证的法界实相,也就是不知道什么是真如与佛性,二乘圣人的解脱即是“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声闻、缘觉人在修除我执后,即对世间之法亦无贪恋,不愿在三界之中继续受生,舍报之时做主思量的意根自愿消灭,意识就不会再度升起,“我”即消失当下即入无余涅磐,可是他们对于无余涅磐的本际却一无所知;而大乘菩萨所证得的解脱却是首先证得无余涅磐的实际——《心经》所讲的真心,在没有进入无余涅磐境界之时,阿罗汉与菩萨的智慧境界则是完全不相同的,解脱智慧不能等同;即所谓:菩萨证无余涅槃不入无余涅槃,阿罗汉入无余涅槃而不证无余涅槃。这是大乘解脱与二乘解脱的区别所在,但是无余涅磐里面的境界都是一样的无有区别。所以,《优婆塞戒经》中,佛说“菩萨有般若也有波罗蜜,阿罗汉没有般若也没有波罗蜜。”


佛法宗旨涵盖解脱道和菩提道所修证的三乘菩提,以其出世间的智慧而有别于世间一切宗教。有人认为烧香拜佛、吃素行善就是修行,其实与般若智慧无关。吃素行善乃是积累今世或未来世亲证三乘菩提的福德资粮。佛教所讲的解脱即是依般若智慧修行,从而达到身心的究竟解脱;如同章太炎所说“佛法本来不是宗教,一切大乘的目的,无非是断所知障,成就一切智者......佛教的理论,使上智者不能不信,佛教的戒律,使下愚者不能不信,佛分明是求智的意思,断不是建立一个宗教劝人信仰”。


《楞严经》云;“生因识有,灭从色除。理则顿悟,乘悟并销;事非顿除,因次第尽。”一切有情众生之所以沉沦六道,皆是因为“我”之意识和末那识妄心不明实相,以虚妄影相为真实法而攀缘三界五欲,因此产生未来世再生后有的种子,所以佛告诉我们“生因识有”。佛子欲灭轮回之因和无明之烦恼所知障,必须从断除色身对五蕴的执着、对世间万法的贪欲入手,以证知实相心为入道之门,如若离了真心而学习佛法,犹如“煮沙成饭”终不可得。禅宗五祖大师说;“不识自心,学法无益。”如何才能证得真心实相呢?最为重要的莫过于听闻熏习了义佛法的正知正见,听从善知识的引导,信受佛说之如来藏真心,找到一个真正的入门方法。而当我们悟明真心见到自性之时,对照佛经即会倍感《心经》的亲切,《心经》所讲如来藏心、众生心不一不异和合运作的亲切,即会明白不仅《心经》是在讲真心实相,《金刚经》、《楞严经》等无数了义经典都不离此,因此我们会于如来藏总相智上通达无碍,亦可为进一步证得与修学般若的别相智以及一切种智打下基础。


《心经》最终是在告诉我们,只有这个不生不灭、无苦无乐、不分别诸法的空性如来藏心才是每一众生的真心,它的体性永远都是清净圆满、无智亦无得,欲求佛道皆须从证知法界实相——观自在心开始,依般若智慧证得人无我与法无我,直至圆满究竟菩提,此即为《心经》旨意。

GWZW (2017-8-17 11:55:23)
佛教《心经》中的心是什么心?
在佛教的释迦牟尼佛所开示之许多经典当中,流传最广,而且大家也最有印象的,首推《心经》这一部简短的经文。 《心经》的全名是《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它是佛陀在第二转法轮时期,讲述般若无分别智的大品和小品般若诸经六百多卷的浓缩版,短短两百多字的经文当中,把一切法的根源,法界真相本心之体性,说明得清清楚楚。任何人想要很快地知道佛陀说法四十年的精华,只要好好从《心经》中去了解这个本心的体性,就可以事半功倍,在后续佛法更深入的研究或是修行中,能够快速而正确地抓到重点,避免走冤枉路。

在《心经》的各种中文译本中,以唐朝玄奘菩萨的译文,总共两百六十个字,为大家最熟悉的内容。我们就以这个版本,来说明《心经》中这个法界真相本心的体性。在还没做详细说明之前,我们必须把这经文的前提叙述一下:整段经文之中完全没有出现「心」这个字,但是因为这部经的名称为《心经》,因此所叙述的内容都是以这个法界真相「本心」为对象在说明,这是《心经》的前提。

一、「五蕴皆空」及「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在经文的一开始, 佛陀就说观自在(观世音)菩萨在修行的过程中,观照到自己的五蕴,也就是色、受、想、行及识蕴,都是空的。但是这「五蕴皆空」的「空」有两个层次,现象界和实相界的解释:现象界的解释是说五蕴都是空无虚幻无常的,终久都会坏灭;但是在实相界的解释中,则是这些五蕴都是由俱有空性本质,也就是说虽然空无形色,但却有其实质作用的「本心」所产生出来的,是故五蕴都是由空性的本心所产生。如果只是用现象界的五蕴都是空无虚幻无常来解释,就会落入外道一切法空的「断灭论」之中,成为「断灭空」,因此后面实相界的解释不可以省略。这一段实相界的解释,马上由佛陀接着开示的「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复如是。」所证明。如果这里所讲的「空」只是在说现象界的空无、虚幻的话,那「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就是说色(物质)就是空无、虚幻,而空无、虚幻就是色(物质),这样就会变成在空无虚幻中会产生物质,就会落入「无中生有」的窘境,连在世间法中都无法解释得通,更何况佛法?因此这里的「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要从实相界来解释,就是这个虽然无形无色,但是有实质作用的本心,藉由四大地、水、火、风因缘的和合,而产生了物质的色法,因此色法从空性本心而来,「色不异空」,而由空性本心产生了色法,故「空不异色」。其他的四蕴受、想、行、识也都是一样由空性本心所产生,故「受、想、行、識亦复如是。」

二、法界真相本心之体性「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佛陀在开示一切诸法从现象界和实相界来看的两种空,也就是现象界的空相和实相界的空性之后,就开始说明这法界真相本心的体性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 「不生不灭」是说这本心从无量劫长远以前,祂就一直存在,从来没有被出生过,而且也永远不会被消灭掉。有情众生的五蕴,含意识觉知心,都会经历一世的生死坏灭,但是本心却永远不生不灭。 「不垢不净」则是说这本心没有意识觉知心的分别性,因此祂不会去分别污垢或是清净。 「不增不减」是说由于这本心不生不灭,因此祂不会分裂成两个,也不会从两个合并成为一个。因此,十方世界所有有情所俱有的这些「本心」的总数永远固定不变,不会增加,也不会减少。

三、法界真相本心在空性实相境界之中,无有现象界之一切法

接着佛陀开示「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苦集滅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薩埵。」这一段开示表面上似乎否定了一切法,因此有很多人误会而下结论说佛陀在第二转法轮的开示为「一切法空」,世间的一切法都是空无虚妄的。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原因就是忽略了这一部经文的前提为叙述法界真相的「本心」。如果把这个「本心」当做前提,从这个本心的立场来看世间的一切法,不是从世间法意识觉知心的立场,就真的如佛陀所开示的,空性本心的立场中没有色法,没有受想行识之法,乃至无智慧也没有所得。修行人因为亲证了这个无所得的法,所以才称为菩萨,「以无所得故。菩提薩埵。」

四、结论

《心经》中整段的经文中完全没有出现「心」这个字,但是全部经文的内容都是在说法界真相的「本心」。而这个「本心」,绝对不是夜夜会断灭的意识觉知心,本心和意识觉知心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心。修学佛法的目的,就是要透过各种修行的法门,来找到这个不生不灭的本心,而不是要将意识觉知心修练到一念不生,期望最后能够变成离见闻觉知的本心。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因为两个是完全不一样的心。

要分辨哪个是意识觉知心?哪个是「本心」?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用《心经》中「不生不灭、不垢不净」这两句话。 「本心」是不生不灭的,所以任何会生灭的心,都不是这个法界真相的本心,也就是说睡着无梦时就不见了的心都不是这个本心。 「不垢不净」则是说明这个本心没有意识心的见闻觉知性,任何会分辨垢净、是非善恶、聪明愚钝、轮回解脱等境界的心体都是第六识意识的境界,不是这个本心的体性。

《心经》中所说的这个「本心」,在经典中,根据祂的许多体性,有各种不同的名字,例如阿赖耶识、如来藏、真心、异熟识、阿陀那识、第八识、真如、如、本际、实际等。虽然有许多不同的名称,但是所指的都是同一个本体,只是根据当时所要叙述的是祂的哪一个体性,而随顺以那个体性来称呼祂。因此当在阅读经典时,能够把握这一个原则,就不会被表面的文字所混淆,而能快速掌握经典中真正的义理,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南无本师 释迦牟尼佛!